以“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群建设为引领协力推进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

高质量推进“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不仅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江苏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指示要求,而且也是江苏充分发挥“一带一路”建设与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等国家战略相叠加的优势,推动江苏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的重要战略举措。江苏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要尽快确立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的优势,最终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一带一路”交汇点,江苏必须扩大向东开放优势,做好向西开放文章,以“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群建设为引领,形成分工合理、优势互补、各具特色、协力推进的“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新格局。

一、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取得的成绩

自从“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江苏在“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中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截至2018年年底,江苏企业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投资项目1701个(约占全省的25%);中方协议投资额162.6亿美元(占全省的23%);与“一带一路”沿线5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对外工程承包业务;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现进出口全覆盖,2018年贸易额约占全省的22.2%;标志性工程中哈(连云港)国际物流基地、上合组织(连云港)国际物流园的建设和运营良好;2018年连云港港实现海铁联运吞吐量33.9万标箱,累计发送中欧(亚)国际班列827列,全省1220列;国外产业合作园区,如中阿(联酋)产能合作示范园、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的建设进展顺利等。

二、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存在的问题

作为经济大省和开放大省的江苏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优势和作用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和体现。总体上来说,向东开放优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向西开放没有完全开篇。各地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定位雷同、恶性竞争的情况,如中欧(亚)班列开行的就有连云港、徐州、南京、盐城、南通、苏州等城市,不仅造成整体合力不够,而且有的班列难以为继;有的地方一味跟风,不顾自身条件,盲目对外投资;在争建国家自由贸易实验区、跨境电子商务实验区等高水平开放载体上相互竞争,造成整体受损。就江苏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城市而言,各自的表现也差强人意。

连云港:作为“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的中哈(连云港)国际物流基地和上合组织(连云港)国际物流园的引领性和影响力不够高,中欧(亚)班列运行数量虽然增长加快,但是在全国的占比逐年下降;连云港以港口、铁路和航空为主体的国际综合交通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国际化海滨城市建设滞后,港产城融合发展不充分;连云港的战略支点作用不够强,城市的整体实力位于全省倒数第二位,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仅为2771亿元,比最后一位的宿迁市仅多21亿元。

徐州:作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东段重要节点城市的开放度不够高,如高水平开放园区建设刚刚起步,如徐州综保区刚刚实现封关运营,新沂保税物流中心刚刚通过联合验收; 东西双向开放,特别是向西开放的空间有限,2018年中欧班列开行仅仅100列;中心城市集聚辐射能力还不强,城乡二元结构明显。

南通:作为我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南通,坐拥江海联运的优势,但是总体上港口优势没有得到发挥,向西开放没有开篇;港口功能发挥不足,2018年南通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25.39万标箱,其中外贸航线集装箱吞吐量仅完成36.16万标箱;南通-阿富汗海拉顿班列2016年开行后无法继续而停运;港产城融合发展不足,滨江主城区首位度和竞争力不强,影响了全市的集聚辐射能力。

南京:作为经济大省的省会城市,城市的整体实力与江苏在全国的地位不相称,2018年全国城市排名第11位,落后于部分中西部城市;交通枢纽地位和首位度不高;对外开放度不够高,外贸依存度约为35%;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国际化程度不够高,外籍人士仅1.7万名,驻宁国际机构数量偏少,国际社区和国际学校建设刚刚起步,医疗机构的国际化水平低;尚未形成国际性消费城市和旅游城市。全球化与世界城市(GaWC)研究网络发布《世界城市名册2018》,南京位于天津、杭州、成都之后,位列第94位;向西开放文章刚刚开篇,2018年开行中欧班列142列,与合肥的141列相当,低于同样位于东部地区的义乌320列、厦门的175列,但远远落后于中西部的武汉423列,郑州752列,重庆1442列、成都1587列。

如何尽快确立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的优势,初步形成高水平对外开放格局,进而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一带一路”交汇点是一个十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三、“一带一路”节点城市应具备的功能

从我国40年改革开放的历程来看,我国走的是一条从不均衡发展再逐步转换到均衡发展的路子,如对外开放首先从东部沿海地区开始,逐步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经济发展也是一样,东部地区先发展起来,逐步带动中西部的经济发展。因此,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的建设也必须走一条从不均衡发展到均衡发展的路子,即集中力量、整合资源,打造几个具有引领力、支撑力、增长力和扩散力的节点城市,以节点城市群为引领,形成分工合理、优势互补、各具特色、协力推进的“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新格局。

节点城市从区域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具有增长极的特点和功能。在区域合作中,在初期,增长极发挥着集聚功能(极化效应),在增长极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其扩散力将超过集聚力,这种扩散力(扩散效应)将带动整个区域经济的发展。因此,区域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增长极的培育。但是,作为“一带一路”交汇点的节点城市,不仅要具备一般增长极的功能,而且要承担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家对节点城市要求的功能。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节点城市的选择要考虑如下四方面的因素:第一,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区位优势;第二,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第三,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第四,在江苏沿海开发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

鉴于上述因素,江苏能被列为节点城市,进而逐步打造成节点城市群的城市应该有四个:连云港、徐州、南通和南京。

四、江苏“一带一路”不同节点城市的功能定位

从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所处的区位优势和应发挥作用的角度来看,上述四个节点城市的功能定位有所不同。连云港是“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徐州是“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南通是“一带一路”新的重要出海门户,南京是“一带一路”重要枢纽城市。

连云港:“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连云港是我国首批沿海十四个开放城市之一,是江苏的唯一海港城市,是新亚欧大陆桥的东桥头堡,陆桥过境运输量曾超过全国的80%,2018年连云港港实现海铁联运吞吐量33.9万标箱,国际班列开行827列。“一带一路”倡议首个标志性项目“中哈(连云港)国际物流基地”落户连云港并运转顺利,上合组织(连云港)国际物流园建设顺利推进并初显成效。因此,将连云港定位为“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就是要通过连云港这个支点,向东撬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西撬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因此,“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不仅要求自身要强,但更重要的是服务于撬动国家乃至世界“一带一路”建设的服务功能。因此,“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更强调的是服务功能。连云港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的能力大小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江苏 “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贡献和影响力。

徐州:“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徐州作为沟通东西、连接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是淮海经济区的中心城市,经济规模较大,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6755亿元。将徐州定位为重要节点城市,就是需要徐州拓展双向开放空间,成为江苏向西开放的门户。徐州这个节点城市建设的成效和发挥作用的大小将直接影响到江苏做好向西开放文章的成效。

南通:“一带一路”新的重要出海门户。南通也是我国首批沿海十四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江海交汇,经济规模较大,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达8427亿元,是上海的北大门和上海港的北翼港,是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点。南通虽然是江苏省三大出海港之一,但是港口的规模不大,特别是集装箱吞吐量小,港口功能发挥不足,限制了江苏向东开放优势的发挥。将南通打造成江苏新的出海门户,不仅是江苏进一步扩大向东开放优势的新举措,而且也是江苏贯彻国家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重要体现。

南京:“一带一路”重要枢纽城市。南京作为省会城市,不仅是江苏的政治、经济、科教、文化中心,而且也是长三角地区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中心城市。将南京定位为“一带一路”交汇点重要枢纽城市,就是要通过枢纽城市的辐射作用,带动其他三个节点城市的快速发展,进而在江苏形成“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群。南京在江苏的影响度、在都市圈的辐射度、在长三角的中心度不仅将决定着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的达成度,而且还将影响长三角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和长江经济带的发展。

五、打造“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群的关键举措

节点城市的建设毫无疑问存在着共性,如,壮大经济规模,促进动能转换,推进产业升级和加快城市建设等,但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功能定位不同决定了不同节点城市建设的着力点和关键举措应该有所不同。

(一)连云港建设“一带一路”战略支点的关键举措

战略支点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要发挥“撬动”国际资源的作用。因此,连云港战略支点建设的着力点在提升其服务能力。因此要采取以下几个关键举措:一是要继续加大以港口为中心的集海、陆、空、河和管道于一体的综合运输体系建设;加快高铁网络建设,形成快捷舒适的对外交通通道;加快“一带一路”物流信息化建设等。二是要高起点加快东部城区建设,将其建设成为现代化的海滨城区(江苏的外滩),成为区域性的商务中心、金融中心和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尽可能将市行政中心牵至东部城区。三是以中哈(连云港)国际物流基地、上合组织(连云港)国际物流园、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等为载体申报中国江苏(连云港)自由贸易区(港),打造与战略支点相匹配的高水平开放平台。四是大力发展以石化产业为核心的临港产业,壮大战略支点城市的经济实力。五是东西联手,打造陆海联运通道,特别要加强与霍尔果斯市的联系,可以考虑东西联手打造自由贸易港。六是打亮“一带一路”会展和论坛品牌,提升战略支点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

(二)徐州建设“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的关键举措

徐州这个节点城市主要功能是依托区位优势做好向西开放文章。因此,要采取以下几个关键举措:一是要继续提高徐州的交通枢纽地位,形成全方位立体化综合交通网络体系。二是要以发展枢纽经济为引领,将枢纽优势转换为经济优势,壮大节点城市的经济实力,打造“一带一路”高水平产业集聚区。三是要以打造内陆自由贸易港为目标,建设区域性多式联运中心,建设高水平铁路物流园、航空物流园、电商物流园等物流基础设施;推进国际邮件互换局、“外贸港”“无水港”建设;加快徐州综合保税区的建设,争取设立空港保税区等。四是稳定中欧班列运营,整合省内中欧(亚)班列,使之成为中欧(亚)班列集散中心。五是发挥工程机械制造优势,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支持徐工巴西工业园申报省级境外产业合作集聚区。

(三)南通建设“一带一路”交汇点新出海门户的关键举措

南通新出海门户的建设是为了“一带一路”交汇点扩大向东开放新优势。因此,要采取以下几个关键举措:一是要把通州湾建设上升为省级发展战略,按国际先进标准加快推进通州湾港区规划建设,引进大产业,打造高能级湾区经济。二是要以长江经济带战略支点和上海大都市北翼门户城市目标,加快构建空铁、江海联运港口等集疏运体系,进一步提升交通枢纽能级,发展枢纽经济。三是要积极对接上海大都市圈空间协同规划,加大与上海在产业、科技、人才等方面的对接力度,尽快融入大上海经济圈。四是要加强北沿江城市的联系,特别是与南京市联系,加快建设北沿江高铁。五是复制推广上海自贸区的体制机制创新经验,建设高水平开放园区。

(四)南京建设“一带一路”重要枢纽城市的关键举措

南京枢纽城市能级的大小不仅将影响其他三个节点城市的建设,而且还将决定江苏作为交汇点整体的影响度。因此,南京要采取以下几个关键举措:一是要全面提升自身的城市功能和首位度,特别是在江苏的影响度、在都市圈的辐射度、在长三角的中心度。推动江苏省域交通网络由过去的“井”字方格网,向以南京为中心的“米”字形放射结构转变;推动江苏由“多中心”结构,向“省会南京中心枢纽”结构转变;推动南京由过去“单纯侧重接轨上海”,向“主动辐射带动和接轨上海并重”转变。二是要扎实推动和提升南京对外开放水平和国际化程度,特别是加大引进外国机构进驻南京的力度和国际人才交流的力度;发挥南京科教优势,使南京成为“一带一路”国家的人才培养基地。三是要争取在江北新区设立中国(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南京片区。四是要争取成为国际消费城市试点,打造国际消费名城。五是要提升城市功能品质,加快建设“美丽古都”,使南京成为世界旅游名城和文化名城。

江苏将通过优先支持连云港的战略支点建设、徐州的重要节点城市建设、南通的重要新出海门户建设和南京的重要枢纽城市建设,形成“一带一路”交汇点的节点城市群,同时发挥其他城市,如苏州、无锡、常州等在国际产能合作上的优势,协力推进“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合作,最终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一带一路”交汇点。(文 / 宣昌勇)

(作者系江苏海洋大学商学院院长、教授、经济学博士)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以“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群建设为引领协力推进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