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构建互联互通国际大通道 助推“一带一路”建设

一带一路 《大陆桥视野》 1547次浏览 0个评论


  “现在的路比以前好走多了,从昆明到泰国的清孔,比以前节省了三分之一的时间,通关手续也非常便利”。在云南西双版纳州的磨憨口岸,从事了13年客运司机的老曹告诉记者。

  但他也担忧,随着自驾游旅客的增加,乘坐客车的旅客则越来越少,自己只能寻求工作方式上的转型。

  “要想富,先修路”。交通运输对内陆沿边地区发展极其重要,是交流合作与发展的前提和基础,更是促进双边经济发展、友好合作的桥梁。国际道路运输发展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对外贸易和人员往来。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云南时明确提出:“云南要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闯出一条跨越式发展的路子来,努力成为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谱写好中国梦的云南篇章。”

  云南省很快付出行动。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刘一平向人民财经表示,依托国家一带一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等部署,云南加快推进“七出省、五出镜”的公路通道和“两出省、三出境”的水运通道建设,积极推动国际运输合作,全力打造云南国际大通道,着力构建“互联互通”交通运输支撑体系。
  

“七出省、五出境”云南国际大通道建设多点“开花”

  早上8点,在磨憨口岸,同老曹一起等待通关的车辆足足排了两公里。

  磨憨口岸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最南端,与老挝的磨丁口岸接壤。从磨憨口岸出境,往西沿昆曼公路行驶228公里可到达老挝泰国第四友谊大桥口岸,再往南800公里可到达泰国首都曼谷,往南680公里可到达老挝首都万象,再往南分公别可到达越南和柬埔寨口岸。

  截至目前,中老双方共开通了14条国际道路运输线,最长的线路达1700公里,预计今年开通的昆明至占巴色(柬埔寨边境)将达2300公里。

  在距离磨憨口岸700公里外的姐告东协物流中心,记者看到百余辆缅甸牌照货车正排队交割货物出镜,这里是瑞丽口岸的一家大型仓储物流企业。瑞丽市地处云南省西部,三面与缅甸接壤,是我国面向东南亚的旅客通道和货物集散地。

  姐告东协物流中心负责人介绍说,目前已有15家缅甸企业入驻,他们将货物运到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再分散至全境。“物流中心每天周转的货车在400辆左右。但随着中缅双边贸易量的逐渐加大,现有的物流中心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市政府又批了87亩地来扩建货场。”该负责人表示。

  此外,瑞丽市政府提供的《国家公路运输枢纽瑞丽汽车客运中心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瑞丽市交通区位条件将发生根本改变,从单纯口岸型公路运输枢纽一跃成为公、铁综合型交通枢纽。

  根据该研究报告预测,2020年瑞丽火车站的旅客发送量将达到84万人,远景年将达到320万人,成为滇西地区最大的铁路旅客集散地。预计2020年接待游客人数将达到450万人次,累计旅游收入将达到40亿元。

  通往南亚最便捷的通道则是历史上著名的“史迪威公路”,其中一条线路从保山市腾冲县的猴桥口岸入境。腾冲县与缅甸的克钦邦接壤,有着漫长的边境线,自古就是西南边陲的重要通商口岸和边防重镇,著名的“南方丝绸古道”就是经腾冲进入缅甸的。

  保山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杨永魁表示,要将保山力争建成我国通向南亚第一市,增强我国对东南亚、南亚地区经贸往来的辐射带动能力,成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国际交通、物流、能源输送的重要枢纽。

  中国与印度总人口近24亿,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是两个极其重要的区域市场。对此,杨永魁预计,2015年双边贸易额将达到1000亿美元以上。“打通昆明—保山腾冲—缅甸密支那—印度雷多国际大通道,将有效缩短运输距离,对拓展双边贸易、开拓南亚市场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他说。

  “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抓住交通基础设施的关键通道、关键节点和重点工程,优先打通缺失路段,畅通瓶颈路段,配套完善道路安全防护设施和交通管理设施设备,提升道路通达水平。”这是《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对当前建设提出的指导性要求。

  建设国际大通道,对进一步扩大沿边开放、加强国际合作、提高国家层面向西南开放水平、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数据显示,2015年1-6月,云南省与周边国家完成国际道路旅客运输量113.62万人次,周转量1446.22万人公里;货物运输量421.74万吨,周转量15747.35万吨公里。

  云南省交通运输厅总规划师张发春介绍,云南交通2013年实施“三年攻坚”计划以来,预计到2015年底,将完成高速公路投资1200多亿元,建成通车里程将接近4000公里,“五出境”公路建设取得初步成效。
  

通道建设仍蕴藏更大发展机遇

  记者发现,在磨憨口岸等待通关的车辆,有不少来自于四川、福建、湖南等其他省份。

  对此,西双版纳州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进程的加快和昆曼大通道的贯通,我国对老挝、泰国等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发展迅速,其他省份的车辆从磨憨口岸出入境逐渐增多,各省份对道路运输证的管理不同。

  “有的省在《道路运输证》上没有二级维护和车辆技术等级评定记录,有的《道路运输证》为IC卡,而目前道路运输信息管理系统还未实现联网,给口岸国际道路运输管理带来一定难度。”该负责人表示。

  此外,部分道路仍是通而不畅。以昆曼公路(昆明—曼谷)为例,虽全程贯通,但泰国对《大湄公河次区域跨境货物及人员便利运输协定》的十六个附件还未全部批准,因此中、泰未能通过昆曼实施直达运输,货物需在老挝境内进行接驳或甩挂运输,而老挝的物流基础设施还比较落后,很难满足我国对东盟国家贸易往来日益增长的需求。

  虽然困难诸多,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国“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睦邻友好的逐步深入、国际大通道的顺利构建,我国边境仍蕴藏更大发展机遇,多国的边境百姓也将享受更多实惠。(夏晓伦)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云南构建互联互通国际大通道 助推“一带一路”建设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