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欧+”助推成都加速融入亚欧经济新版图

路网建设 《大陆桥视野》 1031次浏览 0个评论

  xb%e8%93%89%e6%ac%a7%e7%8f%ad%e5%88%97

近期召开的成都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提出,成都要抓住国家实施“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重大历史机遇,以建设自贸区和实施“蓉欧+”战略为抓手,大力发展开放型经济。

这让成都市物流办主任陈仲维既感责任重大,也对“蓉欧+”战略的效应充满期待。

陈仲维透露,2016年9月下旬有望开行成都至俄罗斯的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下称“蓉欧快铁”)。加上9月6日已开通的成都至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班列,蓉欧快铁的北线、南线通道就此打通。聚合原有班线基础,成都将与整个泛欧,包括欧洲、中亚、西亚、南亚连为一体。

按陈仲维所说,今年成都将开行400列蓉欧快铁,明年将达到1 000列,到2020年预计达到3 000列以上。不久的将来,内陆城市成都将成为国际铁路“第一港”。

藉此,成都将加快打造成为国际区域物流中心、国家向西向南开放门户城市,以建设大通路推动大开放,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

上车,去欧洲!

蓉欧快铁从成都出发,横跨欧亚大陆近万公里,抵达波兰第二大城市罗兹。多次提速后,其全程10天,在中欧班列中运行时间最短最稳定。

一同变化的是列车上的“乘客”。它们包括平板电脑、机械设备、汽车零部件等。而更多的“乘客”正竞相搭上这趟列车,分享红利。

红利是显而易见的。以TCL为例。截至2016年6月底,TCL已有1 000余标箱货物搭乘蓉欧快铁。其将在3年内向成都转移近10亿美元外贸产能,促成转移80万台对欧出口电视机到成都生产。

同为家电企业的格力集团也是这份“乘客”名单的重要一员。今年5月底,格力集团与成都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投资智能装备、家用电器等领域,后又在8月20日追加投资100亿元,用于建设钛酸锂电池、新能源汽车等生产基地。

成都的战略地位和市场辐射能力,以及“蓉欧+”战略是彼时格力集团表露的“上车”理由。其董事长董明珠表示,格力将在成都布局更多核心竞争力强、市场前景好的项目,积极参与成都“蓉欧+”战略,开展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出口加工业务。

这份不断加长的名单上,不止有格力。2016年5月25日,DHL全球货运与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加强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合作,共同打造成都国际物流枢纽等。

其后一天,联想与成都市口岸物流办签署《中欧物流通道合作备忘录》。未来,蓉欧快铁将有望开通联想专列。

神龙汽车、一汽大众、戴尔、飞利浦……蓉欧快铁的“乘客”名单正不断加长。

作为一汽大众成都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吴萍的感触或可作为诸多企业瞄准这趟财富列车的部分心声:“蓉欧快铁是一张王牌,促进成都这个城市形成枢纽中心,从而形成产业聚集效应。”

截至2016年8月,蓉欧快铁已实现“天天有班列”目标,累计发送集装箱19 518标箱。欧洲的站点已由波兰一个城市点位增至德国纽伦堡、荷兰蒂尔堡等多个,辐射欧洲绝大部分地区。

合作企业的迅速扩容,使得成都将今年蓉欧快铁全年开行数量调增至400列。按规划,到2020年,开行数量将超过3 000列。藉此,成都将构建以成都到罗兹的蓉欧快铁线路为主通道、以成都为跨境货物集散中心的“一主多辅、多点直达”的“蓉欧+”跨境班列体系,并实现面向省内、国内、国际“三个市场”的“一线两核多点”网络揽货、多点合作格局。

同时,为提升竞争力,蓉欧快铁推行梯度运价的价格策略,完善梯度定价机制,保证大客户享有最优惠价格等举措。

可以想见的是,日日不息行进的蓉欧快铁上,正出现更多的“成都造”电子产品、服装,更多的“欧洲造”食品、整车。

蓉欧+的“新思维”

成都市经信委主任施跃华发现,最近不少企业来找成都谈合作,就因为成都“蓉欧+”这一条件。为此,成都专门在青白江(蓉欧快铁始发地)开辟了一个20多平方公里的园区,有针对性地提供给因“蓉欧+”而形成的一些新兴产业。

施跃华认为,这些“蓉欧+”带给成都“一下就看得见的机遇”,是成都坚定不移地抓“蓉欧+”的原因之一。

而更为深层和重要的缘由,在于作为国家“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交汇点,成都加速融入这两大战略,加快构建对外开放新格局,既是成都服务国家战略、四川发展的应尽职责,也是推动成都跨越发展的重要支撑。

事实上,融入过程中,成都具备了由内陆城市转型为国际化口岸城市,由地理盆地突破为经济高地的潜力,能够实现重大转型。

具体到“蓉欧+”战略来看,成都市物流办主任陈仲维认为,蓉欧快铁与国内其他中欧班列有所不同。他解释称,“蓉欧+”背后有一系列的规划,包括贸易、金融和产业,具体到物流,就是“+通道”,而且两头都要“+”,要实现连接泛亚与欧洲的目标,两边都要实现互联互通:国内端连接泛亚,国际端覆盖欧洲。

“蓉欧+”战略下,成都要织密的不仅是国内物流网络,还有国际物流集散网络。国内端的上海、深圳、广州、南宁等十多个沿海沿边沿江节点城市,已被成都“圈定”合作。国际端的库特诺(罗兹)、纽伦堡、鹿特丹、安特卫普、巴黎、马德里等十个重要节点城市,将被投资建设运营海外仓(配送中心)。

同时,成都还将加快班列公司海外办事处(欧洲分公司)建设,推动在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等10处以上的地点设立海外办事处。

其实,蓉欧快铁也已不是单一主线。在最新的“蓉欧+”战略核心部分规划中,蓉欧快铁呈三条干线分布,中线:成都至罗兹(库特诺),是中欧货物的核心运输通道,直接深入亚欧腹地,覆盖中西欧及南欧等地区;北线:成都至俄罗斯,覆盖独联体及其他东欧国家;南线:目前中亚班列的自然延伸,近期通过阿拉木图覆盖中亚地区,远期通过伊斯坦布尔覆盖西亚及南欧,并通过巴基斯坦延伸至南亚。

“一带一路”的重要角色

作为成都市外商投资协会秘书长,袁晰与国外的政府部门、机构和企业打交道较多。三四年前,他要花费很大力气向他们介绍成都,“但这两年有了很大不同”,他把原因归结于向西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不断扩大成都的影响力,吸引更多企业落地。成都市外商投资协会的不少会员比如戴尔,从去年开始,即已开始布局如何借助“一带一路”把产品卖到沿线国家。

陈仲维感叹,“一带一路”给成都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在新的陆权时代,如果成都失掉这个机遇,可能就难以弥补了。“蓉欧+”战略自然使成都紧紧抓住了“一带一路”的重大机遇。

蓉欧快铁打通向西通道,使得成都已由曾经的长江经济带末梢,“掉头”成为开放前沿。而与国内多个城市的货运联网,也就是先将货物集装箱运至成都,再由成都统一调度发往罗兹等地,彼此互惠,让成都由过去的铁路末梢转变为连接中欧甚至亚欧的“货运枢纽”。

另有分析指出,蓉欧快铁为成都乃至中国西部地区通往欧洲大地架起了陆上货运大通道,为成都建设面向欧洲市场的出口生产基地和欧洲产品贸易集散中心提供了物流平台支撑;其开行将从根本上打破西部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必须依赖港口的老路,变西部内陆地理劣势为出口欧洲前沿主阵地优势。

终不再囿于一隅,“内陆城市”成都逐渐转型为“国际内陆型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中心”。

陈仲维说,成都的未来,将是一个连接泛亚与欧洲的枢纽或者桥头堡。成都正在加快打造国际物流、国际产能合作、国际贸易协同发展的开放型经济高地。

他透露,未来十年内,成都国际铁路港将通过两个阶段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国际铁路港,将进一步发挥国际铁路港五大核心功能,按照“多式集合、智能现代、便捷高效”的发展路径,将成都建成国内的国际铁路“第一港”。

未来可期的是,更多的企业、产业将不断汇聚成都。蓉欧快铁等各个中欧班列使得亚欧各国在交通、贸易、投资、文化等方面互联互通,助推我国西部地区、长三角、珠三角与亚欧大陆桥国家,在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中更纵深发展,并衔接而成亚欧经济新版图。

在这个版图上,成都成为联通泛亚、辐射全欧的“一带一路”大走廊,进而加速带动产业升级。今年5月,在丝路成都“蓉欧+”企业交流会上,哈萨克斯坦轻工协会会长胡多娃表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强,而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点,成都是面向欧洲开放的桥头堡,“我们对成都很有兴趣。”

近期召开的成都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要求进一步提升和拓展“蓉欧+”战略,核心是构建“两港三网”,打造成都国际空港和国际铁路港,拓展国际国内陆上物流网、空中物流网和空中人流网,带动贸易发展、服务业提升、产业聚集和国际产能合作。以大通路推动大开放。

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副理事长肖金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成都腹地广阔、众星捧月、人口众多、可开发空间大,“只要发挥好自身优势,与腹地城市协调并进,就会在‘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上扮演更重要角色。”

(文 / 孟良)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蓉欧+”助推成都加速融入亚欧经济新版图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