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东渡与海上丝绸之路

连云港赣榆秦山岛,历史上有麻姑庙,在秦山有石桥神路,唐代诗人李商隐有七言绝句《海上》:“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这首诗中的徐福便是奉秦始皇之命寻找长生不老药的赣榆名士。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到琅琊,访到徐福,并听信了徐福“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之借口,于是派徐福率领三千童男三千童女带足粮食扬帆东渡,其结果是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

徐福东渡日本经过了韩国到达日本。在日本有徐福祠、徐福墓,在赣榆有徐福庙、徐福村。

秦代方士徐福东渡,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海外文化交流。徐福东渡,率领的是一个船队,包括各种工匠在内的大批人员,给当时生产力低下的朝鲜和日本列岛带去了造船航海、铜铁冶炼、丝绸织染等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的耕作方式与文明的生活习俗等。

徐福东渡不仅使韩国和日本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产生巨大变化,也推动了当地的文化进步,进一步拓展和繁荣了中韩日海上丝绸之路。

一、赣榆是徐福东渡海上丝绸之路起点

徐福,即徐巿,字君房,齐地琅琊人,秦著名方士中国文献对徐福的记载最早是司马迁的《史记》。《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中记载:“既已,齐人徐巿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日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巿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后期的班固《汉书》、东方朔《海内十洲记》、荀悦《汉纪》、陈寿《三国志》、南北朝王嘉《拾遗记》中对徐福都有记载。

但对于徐福具体是哪里人,从哪里起航都没有详细的记载。

1915年第8期的《香艳杂志》上发表了《徐福遗物》;1929年鲍振青在《交大月刊》发表了《徐福东渡志》;1931年湖北教育厅公报发表《日本大学教授拟重修徐福墓》;1934年王辑五在《师大月刊》发表了《徐福与海流》;1940年李镜渠在《战时中学生》发表了《徐福事略考证》。他们从海洋漂流推测徐福从中国到日本的航海走向,从日本的史籍记载的徐福事迹,以及徐福祠、徐福墓、徐福墓碑等遗迹,推测出徐福到日本的佐证,并于1930年在日本举行了“徐福来朝二千年祭”以志不忘。但这些都没有论述出徐福是从哪里起航到日本的。

徐福生于战国时期末期,且徐福是齐琅琊人,而战国时赣榆属齐地,秦时属琅琊郡,徐福是赣榆人,这都符合《史记》的记载。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东巡又找来徐福出海求仙药,徐福怕秦始皇怪罪,诈称海中的大鲛鱼十分厉害,船只难以靠近仙山取药,须派善射者同去,射杀鲛鱼,才能上岸求药。

这里所说的鲛鱼是指鲨鱼或鲸鱼一类的大鱼,赣榆东部的大海是有这一类的大鱼的。清朝光绪八年1882年冬,在赣榆县朱皋有大鱼长逾十丈,高五尺,状如鯋,微黑无麟,随潮落沙滩,数日死。光绪八年任赣榆县知县的特秀专门作《大鱼记》以记其事。公元1962年中旬,赣榆县柘汪公社秦沙大队也捕获鲸鱼一只重约2万6千余斤。

我国和日本一衣带水,从沿海哪个出海口到日本都有可能,但研究人员对徐福东渡的出海口仅限于目前的地理位置,要知道沧海桑田,两千多年前的沿海地形地貌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赣榆东有纪鄣古城。《太平寰宇记》记载,纪鄣古城在怀仁县东北七十五里,今赣榆县柘汪镇东。纪鄣为西周纪子帛之国,为莒国都城之一,春秋时为齐国所灭。城周南两面靠海。《左传》中记载了一则与纪鄣古城相关的小故事。清乾隆初年,每当退潮时,站在赣榆柘汪镇东海岸向东望去,纪鄣古城西门的门阙雉堞还隐约可见。赣榆县柘汪镇当地年岁大的渔民介绍,以前曾听老人说出海捕鱼时,有时渔网会被水下的古城垛子缠住,这些都证明纪鄣城是存在的。而这个东、南两面靠海的纪鄣古城是最适合出海的出海口。赣榆王坊造船作坊的发现更是证明了徐福在纪鄣出海的可能。

赣榆原马站乡的王坊相传是皇家造船作坊,今吴公村,相传为“圬工”(捻船工)住地,后演变为今名。近年在大小王坊通往荻水口的古河道里发现两处已炭化的木头,规整地排列在古河道地下两米深的海沙之中,多为柞木和桑木,有少量檀木,遗存堆积成三层、四层或八层,数量很多,这些都是造大船的依据,是徐福受皇命造船的可能地点,他们造出的大船从古游水由纪鄣口出海。

二、徐福与海上丝绸之路

徐福东渡到达朝鲜半岛南部和日本是有史料记载的。

明万历年间朝鲜理学家李睟光在他的《芝峰类说》中提到:“世谓三山,乃在我国。以金刚为蓬莱,智异为方丈,汉挐为瀛洲。以金刚为蓬莱,智异为方丈,汉挐为瀛洲。以杜诗‘方丈三韩外’证之。余谓三神山之说,出于徐福。而徐福入日本,死而为神。则三山应在东海之东矣。老杜不曰方丈在三韩。而曰‘方丈三韩外’。其言宜可信也。”

此文中的“金刚”就是指今朝鲜的金刚山,“智异”指韩国南部智异山,“汉拿”指韩国济州岛的汉拿山。

李睟光在《芝峰类说》中还提到:“《后汉书》曰:徐福入海,止夷、澶洲。韩文所谓海外夷、亶之州是也。按夷、亶二州名,今倭国南海道,有纪伊州、淡州。淡与亶音相近,疑即夷、澶洲也。”李睟光说明《后汉书》记载的夷、亶之州指的是日本的纪伊州、淡州,再用日本“纪伊州,今有徐福祠”“熊野山守神者,徐福之神也”及“日本京都,见有徐福祠”,来佐证自己的观点。

徐福东渡,是中国文化向海外的一次大传播,是历史上中、日、韩第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和文化交流。赣榆的徐福带领庞大的船队,沿途传播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生产技术,这无疑繁荣了中、日、韩海上丝绸之路。

佐藤春夫的(家在徐福墓畔)刊于1944年《大陆画刊》

三、徐福文化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意义

徐福东渡,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海上丝绸之

路活动,当前,连云港正在抢抓“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战略机遇,全力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东方桥头堡建设。

赣榆是徐福故里,自罗其湘、汪承恭《秦代东渡日本的徐福故址之发现和考证》的发表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极大关注。赣榆举办了数次国际徐福文化节,吸引了国内以及日、韩徐福文化研究团队多次来赣榆考察。而且赣榆已具有一支在徐福文化方面研究专长的队伍,在徐福文化研究方面卓有成效。

目前,赣榆在着力打造徐福文化品牌,以徐福文化为媒,进一步促进了中、日、韩文化交流,促进了民间的友好往来,扩大了赣榆的对外知名度。徐福文化已经成为连云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名片。

古往今来,中、日、韩史学工作者、徐福研究及爱好者,对徐福东渡诸多问题深入探讨,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虽然徐福东渡地点没有定论,但并不影响对徐福的研究。2013年,中共中央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韩国首尔大学发表演讲时,开篇便提到徐福东渡求仙来到济州岛,开启了中、韩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历史序幕,这也为徐福文化研究带来了新的机遇。

徐福文化已经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交汇点建设的历史溯源。同时,赣榆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研究徐福文化就是为“海上丝绸之路” 交汇点建设奠定了深厚的历史文化基础。

徐福东渡,是中国乃至世界航海史上的伟大创举,是有组织、有目的的一次大规模的海外移民,同时也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海上丝绸之路活动。

徐福东渡不仅在“海上丝绸之路”传播了华夏文明,也为当时朝鲜半岛和日本等地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播下了友谊的种子,为后来更大规模的中、日、韩海上丝绸之路拓宽了道路。

徐福文化(赣榆)国际论坛在中国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召开,对于徐福文化的传承,促进中、日、韩之间的友好,特别是徐福文化与“一带一路”的结合,有助于深入推进区域经济合作,促进沿线各国互利共赢、共同发展,也有助于构建经济融合、文化包容、政治互信的紧密合作关系,增强维护和平发展的战略能力。

研究徐福文化有助于深入推进区域经济合作、区域人才的交流,对各国之间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携手共赢,具有重大意义。(文 / 周明军)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徐福东渡与海上丝绸之路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