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视野下襄阳国际化旅游研究

旅游业是一个开放合作型的产业,国际化旅游是其发展的最高阶段。一般而言,旅游国际化是指一国(地区)的旅游功能日益与世界接轨,旅游要素在国内外双向流动,旅游国际知名度不断提高,日益融入国际旅游网络的过程。由此可见,旅游国际化涉及的国家必须是两个及以上,并有游客、资金、人才等旅游发展要素的流动。从国际化旅游发展的角度而言,“一带一路”是一个“65(核心区)+”的概念: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是中国西北五省(陕西、宁夏、青海、甘肃和新疆)以及中亚五国,“+”的是经济发达的欧洲经济圈;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是中国的东南、西南省份以及东盟十国,“+”的是经济十分活跃的亚太经济圈。

一、“一带一路”建设与襄阳国际化旅游新机遇

襄阳作为一座中西部结合地区的沿江型城市,在沿海开放时代没有地缘优势,但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沿边、沿江地区的区位优势得以凸显——作为长江中游城市群的支点城市,通过汉江、长江与上海等东南沿海城市实现联通,可融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西武、郑万两条高铁交汇的城市,能够无缝对接中原、关中、武汉和成渝四大城市群,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化旅游发展需要国际化的旅游市场和发展视野,“一带一路”建设为襄阳旅游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一)开放合作的政策机遇

“一带一路”建设以促进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为目的,需要政府间的沟通与合作。在促进旅游市场开放方面,“一带一路”国家都面临着如何利用好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机遇与挑战。为此可以在加大在旅游签证便利化、航权开放(即自由进入对方航空运输市场的权利)和旅游金融市场(包括降低金融风险、促进货币自由兑换等)开放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力度。在旅游合作方面,“一带一路”国家可以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沿线国家加强联合申遗、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旅游目的地管理、旅游安全合作、联合促销等方面的合作。“一带一路”国家间涉旅利好政策的出台,有利于襄阳旅游的国际化发展。

(二)互联互动的交通机遇

从国际贸易的角度看,互联互通的最大瓶颈是交通。交通线路的通达,直接带动了旅游的发展。襄阳地处武汉、中原、关中和成渝四大城市群中心地带,北上、西行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紧密连接,南下、东进可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无缝对接。襄阳是国家快速客运干线铁路重要节点城市,随着郑(州)渝(重庆)昆(明)、武(汉)西(安)兰(州)等高速铁路在襄阳的交汇和贯通,襄阳将成为“一带一路”线上的交通枢纽城市。在航空方面,随着按照一类航空口岸标准施工建设的襄阳机场新航站楼的建成和投入使用,襄阳机场具备了开通国际航线的能力,对外联络能力将大大增强。通过铁海(陆水)联运,增加航空班次,推进“航空+高铁”的组合,襄阳将迎来交通上的比较优势。

(三)文脉相通的交往机遇

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古丝绸之路不仅是一条商贸经济通道,更是一条欧亚人民文化交流的通道。以2100年前张骞出使西域为标志,中国与丝绸之路沿线各国人民一道,建立起了连接亚、欧、非大陆的通道。此后,经过沿线国家人民的共同努力,这条人类文明的通道,向西直至欧洲、北非,向东则越过海洋,通达日本,成为古中国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希腊罗马文明等相互交流的核心纽带,深刻影响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历史上,商贸文化交流所奠定的丝绸之路友好合作精神,是前工业化社会沿线各国人民共同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襄阳具有丰富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文化资源,可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广泛开展文化交流、学术往来、人才交流合作、媒体合作、青年和妇女交流、志愿者服务等社会交往活动。

(四)经济互补的产业机遇

“一带一路”一头通过中亚、西亚连接着欧洲和非洲,另一头通过东南沿海连接着东南亚等经济十分活跃的亚太经济圈。在这一广阔而开放的空间,经贸往来密切,合作空间巨大。 “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由于资源禀赋、地理区位和国际产业分工的不同,在经济发展水平上存在很大差异,具有良好的区域产业合作的需求和基础。从商品贸易和人员交往角度,为了更好地促进“一带一路”国家间的开放合作,需要降低贸易壁垒,创新贸易方式,发展跨境电子商务,提高沿线各国游客签证便利化水平,按照优势互补和互利共赢的原则促进沿线国家加强贸易投资和产业合作。产业的合作会促进“一带一路”国家间人员的往来和流动,将增加大量商务游客,客观上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旅游业具有推动作用。

(五)民间交流的旅游机遇

“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地理相连、文脉相通,民间交流长盛不衰,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各地之间的互联互通将为区域旅游和文化交流活动注入新的动力。旅游是加强民间交流合作的最佳载体之一。“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可合作互办旅游推广周、宣传月等活动,联合打造具有丝绸之路特色的国际精品旅游线路和旅游产品,积极开展体育文化交流活动,申办重大国际体育赛事,推动广泛的丝路文化遗产旅游。通过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和图书展以及“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等会展活动,促进民间交流和国际关注度提高。民间交流活动为襄阳旅游国际化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一带一路”国家游客走进襄阳,襄阳游客也可到“一带一路”国家旅游。

二、“一带一路”建设与襄阳国际化旅游新愿景

“一带一路”建设改变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格局,为内陆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打开了一个新局面。从国际关注度和文化影响力的角度来看,襄阳在“万里茶道”、三国文化、军事文化和江河女神文化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基于“一带一路”的新格局,我们可以对襄阳旅游发展勾画出新的愿景。

(一)“万里茶道”黄金线路重要旅游目的地

“万里茶道”是由晋商开辟的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茶叶出口商道,被喻为联通中俄两国的“世纪动脉”。 襄阳因其独特的地理区位条件,成为中俄“万里茶道”上的重要水陆联运节点,是茶商们南下和北上的必经之地——晋商在武夷山茶区采购的茶叶,先运到汉口,再经汉江运至樊城,再往北到河南洛阳。由襄阳到洛阳的传统商路有三条:第一条是从樊城上岸直接走旱路到洛阳;第二条是在樊城卸货,换体积小的船,驶入较窄的唐白河,到河南的社旗上岸奔洛阳,因多走一些水路,成本便宜;第三条是继续往西到老河口,在老河口上岸卸货,换骡马往洛阳。在近一个世纪的茶叶贸易中,襄阳留下了一大批码头、会馆、城墙、古镇等茶道文化遗址。随着申遗步伐的加快,古老的汉水码头、静静的汉江、汉江沿岸的襄阳古城池、形态各异的会馆(山陕会馆、黄州会馆等)、历史深邃的街巷(陈老巷、老河口太平街等)都将因此而大放异彩。

(二)国际性三国历史文化遗址重要支点

三国文化因《三国志》、《三国演义》和民间广为流传的三国人物故事,而备受世人关注,尤其是在东南亚儒家文化圈里更是影响深远。襄阳一般被认为是三国故事的“头”和“尾”:“三国头”是指《三国演义》中第三十七、三十八回“司马徽再荐名士刘玄德三顾草庐”“定三分隆中决策战长江孙氏报仇”,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辅佐,诸葛亮报知遇之恩,和盘托出三分天下的《隆中对》,奠定了三国鼎立的战略格局;“三国尾”是指《三国演义》第一百二十回“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三国归晋的平吴方略成熟、完善于襄阳,并由襄阳的最高军事统帅负责实施完成,实现了三国历史的终结。三国重要历史人物和重要历史事件多与襄阳有关,留下了为数众多的三国文化遗迹。这些文化遗址大都以三国时期人物活动及其纪念性遗迹为主要特征,如诸葛亮、刘表、刘备、司马徽、庞统、庞德公、徐庶、羊祜、杜预等人,并体现出以诸葛亮文化为龙头的特征。襄阳市区尚存以一大批三国文化遗迹。这些三国故事和三国遗存遗址,相互印证,形成正史(《三国志》)、小说(《三国演义》)和物质遗存多重文化叙事的旅游体验链。

(三)“东方斯巴达”襄阳军事文化体验地

斯巴达是古希腊最强大的城邦之一,与斯巴达城相似,襄阳也是一座因军事而兴、因战争而闻名的城市,自春秋战国以来,曾发生过大小战役200多次。最为世人所熟知的莫过于宋元襄阳之战,它是元朝统治者攻灭南宋、统一中国的一次重要战役,是中国历史上宋元封建王朝更迭的关键一战,牢固奠定了隔江相望的襄阳和樊城在我国乃至世界上的军事重镇地位。宋元襄阳之战留下了蔚为壮观的军事攻防体系文化景观——元军在汉江以北、以东的鹿门山建筑了鹿门堡,后来又设置了牛首、安阳、古城、红崖、白河、沙河、渔兰、新城、淳河、滚河等十城,再加上邓、鄾二城,号称“十二连城”,围困襄阳和樊城。此外,还在襄阳城西的万山筑了万山堡,在襄阳和樊城之间的东西汉江里,筑造了东敌台、西敌台,在襄阳城外沿百丈山(白鹤山)修筑了白鹤堡,以堡垒为锁,以襄阳城外的土墙“长围”为链,以“一字城”为支点,形成了困死襄阳的十分严密的进攻工程系统。

(四)“东方莱茵河”汉江生态文化旅游廊道

莱茵河发源于瑞士,全长1200多公里,流经德国,被誉为“欧洲的母亲河”、“德国的父亲河”。 汉江位于长江和黄河之间,是楚文化、汉文化的发祥地。汉水文化是指汉水流域人民有史以来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是融巴蜀文化、荆楚文化、中原文化、秦文化等多种文化为一体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区域性文化。襄阳汉江沿岸富集着一批高等级的旅游资源:华夏第一城池——襄阳古城池,最宽的人工护城河——襄阳护城河,被誉为“私家园林鼻祖”的郊野园林典范——习家池,中华智慧化身诸葛亮的故居——古隆中,“风流天下闻”的布衣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的故居和隐居地——岘山和鹿门山,米点山水创始人、诗书画巨匠米芾的家祠——米公祠,中华“武圣”的辉煌战绩发生地——关羽水淹七军古战场,浪漫的人间天河——汉江,佛教中国化的奠基人释道安及其弟子、净土宗初祖释慧远的弘法遗迹——檀溪寺、谷隐寺、白马寺等。襄阳汉江沿岸富集着一批高等级的旅游资源:襄阳古城池、护城河、习家池、古隆中、岘山、鹿门山、米公祠、水淹七军古战场等。可以汉江为纽带,统筹市区文化旅游资源。

三、“一带一路”建设与襄阳旅游国际化新路径

“一带一路”国家共有65个,覆盖了古巴比伦文化旅游区、古希腊古罗马文化旅游区、日耳曼斯拉夫文化旅游区、古埃及文化旅游区、古印度文化旅游区等。其中,“一带”拓展了襄阳旅游中亚、东北亚、独联体、西亚北非、中东欧、南欧等旅游空间;“一路”拓展了东亚、南亚、东南亚、澳大利亚等旅游空间。为了更好的抢抓新机遇、开拓新空间、早日实现襄阳旅游发展的美好新愿景,需要做好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苦练内功,提升襄阳旅游国际化水平

旅游业是综合性的服务业,良好的城市环境和优质的旅游服务是基础。襄阳旅游国际化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旅游发展环境。

1.服务系统场景化。在体验经济时代,消费日益场景化——消费者不仅在进行“物品”消费,还在消费一种“场景”。可由一个景点(临汉门)、一条街(北街)、一个城区(襄阳古城)不断扩展,努力营造一种古城文化背景的、后现代式的慢生活消费场景,让游客愿意来、留得住。

2.吸引系统全域化。自驾游时代的到来需要区域旅游发展观。以古城为例,全域旅游既包括城墙、昭明台、历史街区等有形的景点,还包括与襄阳古城相关的、游客感兴趣的历史文化、民俗风情和场景氛围等构成襄阳独有的文化内涵和特色的东西。要围绕旅游者需求合理地配置这些有形的和无形的旅游要素,从而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旅游吸引系统。

3.旅游交通完备化。国际化的旅游需要国际化的、便捷而完备的旅游交通网络。具体来说包括以高铁、高速公路和航班为代表的外部交通的便捷性以及襄阳境内内各县(市)区之间、各景区之间的互联互通性;此外,交通系统的景观功能,交通系统本身对整个城市风貌的形成,构成了一种景观元素。

4.标识系统国际化。国际化的旅游标识系统不仅是一座城市国际化水平的标志,更是一座城市开放和文明程度的标志。

5.旅游功能多元化。国际化旅游要求旅游功能的多元化,能够满足不同国家游客的不同旅游需要。襄阳旅游国际化发展需要旅游功能的多元化拓展。

(二)开放合作,打造襄阳国际化旅游线路

旅游业是一个典型的外向型产业,需要大量外来游客的支撑,开放合作是关键。为了更好地促进旅游业的发展,需要加强不同地区、相关旅游企业之间,在产品开发、旅游营销、客源共享等方面的合作。

1.“万里茶道”遗产文化游线路

中俄“万里茶道”起始于雍正年间,终止于俄罗斯十月革命,持续了近两百年,高峰期在襄阳将近一百年时间。茶叶贸易的百年繁华,给襄阳留下了众多的茶道文化遗产,比较著名的有汉江码头、河街、襄阳城墙、襄阳护城河、襄阳各省会馆、陈老巷、老河口太平街等。“万里茶道”沿线的历史文化名城众多,国内的福州、洛阳、南阳、大同和国外的莫斯科、圣彼得堡等主要节点城市都是享誉海内外的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文化遗迹众多,可以将其整体打造成为一条“万里茶道”历史文化名城旅游精品线路。

2.滨江型历史文化名城游线路

(1)军事名城之旅。襄阳城的前身是楚国北方的军事渡口 “北津戍”。冷兵器时代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了大大小小数百场战争。正是战争造就了被誉为“华夏第一城池”的最宽护城河,锻造了“铁打的襄阳”的襄阳城墙,更是留下了一段母子并肩作战的历史佳话和巾帼不让须眉的夫人城传说。襄阳的军事魅力完全可以和古城斯巴达、斯大林格勒(今伏尔加格勒)等军事名城相媲美。

(2)明清古城之旅。目前,已有六省八城共同以“中国明清城墙”的名称申遗,形成了包括都城(江苏南京城墙),府城(陕西西安城墙、浙江临海台州府城墙、湖北荆州城墙、湖北襄阳城墙),州城(安徽寿县城墙),卫城(辽宁兴城城墙)以及皇城(安徽凤阳明中都皇城城墙)在内的完整城墙序列。明清古城墙文化价值主要体现在:它是国家权力的象征,生动地再现了传统礼治文化,具有独特营造工艺和审美趣味,体现了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和统一国家中的南北文化差异。

(3)楚文化名城。襄阳与楚文化相关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两处:宜城楚皇城遗址和樊城邓城遗址。襄阳的楚皇城文化旅游可以和荆州楚文化国家级大遗址保护区进行联合,共同打造楚文化旅游线路。

3.三国历史人物追踪游线路

襄阳三国文化是以诸葛亮文化为龙头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目前,保存较好的水镜庄、徐庶庙、古隆中等和诸葛亮文化密切相关的人文景点是开展三国研学之旅的重要依托。可以与外地联合重点开发以“三故五地”为代表的“智圣”文化之旅。“三故”是指山东临沂诸葛亮故乡、湖北襄阳诸葛亮故居和四川成都诸葛亮故祠,“五地”是指山东临沂孔明出生地、湖北襄阳孔明成长地、四川成都孔明治国地、甘肃礼县(祁山)孔明征战地、陕西汉中(勉县)孔明归葬地。

4.洲岛女神文化体验游线路

中国传统文化中形成了以《封神演义》和《西游记》为代表的两大神系,两大神系中都有一些影响深远的女性神仙。在中国民间信仰中,泰山的碧霞元君(俗称泰山奶奶)和福建湄洲岛的妈祖神(俗称妈祖娘娘)影响最大,有“北元君,南妈祖”的说法,二者都拥有规模宏达的祭祀道场。此外,浙江普陀山的观音道场,是中国佛教四大菩萨中唯一以女性形象示人的菩萨。汉江流域有以女娲、汉水女神、九天玄女等为代表的诸多女神。

5.佛道祖师文化朝圣游线路

襄阳具有国际影响的宗教资源主要有以释道安为代表的佛教文化和以真武山为代表的道教文化资源。释道安在襄阳弘扬佛法达15年之久,先后建有白马寺、檀溪寺、谷隐寺等佛教名刹。道安大师弟子众多,为佛教中国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其弟子慧远大师更是被奉为净土宗之始祖。真武山道观作为汉江流域武当文化走廊和真武祖师信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大的旅游发展潜力。

(三)互联互通,谋划“襄阳+”旅游大格局

旅游发展交通先行,便利的交通是旅游发展的必要条件,襄阳目前的交通布局基本具备了国际化旅游发展的需要,但依然存在一些短板,可以通过以下措施化解这些问题。

1.“飞机+高铁”组合式旅游交通格局

囿于襄阳航空缺乏国际航线的瓶颈,充分利用未来几年襄阳在高铁上得中独厚、交通发达的区位优势,可以考虑实施旅游交通“飞机+高铁”的发展模式。近期,可加强与西安、郑州、武汉和重庆等中西部重点城市和“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的旅游合作,通过“飞机+高铁”的方式把襄阳与这四大城市连接起来,通过高铁将分流到这些城市的国际游客吸引来襄阳观光旅游,实现襄阳与毗邻的武汉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关中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之间旅游客源的相互输送。远期,可通过郑州—重庆—昆明(郑万高铁延伸至昆明)、武汉—西安—兰州(西武高铁延伸至兰州)、上海—武汉—成都、呼南高铁(呼和浩特、大同、襄阳、桂林、南宁)四条国家快速客运与北京、上海、成都、昆明、桂林等国内主要旅游城市实现互联互通。

2.“襄阳+支点城市”嫁接式旅游营销

“一带一路”建设为襄阳主动融入丝路文化之旅提供便利,改变了襄阳旅游营销的内容和方式。鉴于“飞机+高铁”组合式旅游交通格局对襄阳旅游区位条件的影响,在旅游营销上也需要做出相应的变革。总的思路是按照“襄阳+”丝路文化之旅主要支点城市的方式,围绕空中航线和高铁轴线的重要节点、重点景区进行文化推介和旅游宣传。如加强与西安、兰州、呼和浩特等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支点城市旅游部门的联合宣传促销,主动融入丝绸之路旅游线路,吸引前往这些地方的游客到襄阳旅游观光。加强与北京、上海、杭州、南宁、桂林等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支点城市政府和企业的合作,通过线路组合和市场细分将长三角、环渤海和珠三角地区的入境游客分流至襄阳。

3.“襄阳+友好城市”互动式旅游交流

友好城市又被称为姐妹城市(Sister Cities),是指一国的城市(或省州、郡县)与另一国相对应的城市(或省州、郡县),出于维护世界和平、增进相互友谊、促进共同发展的目的和广泛开展政治、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环境保护和青少年等各个领域的交流合作的需要,经谈判协商、签署正式友城协议书的两个城市,主要兴起于二战之后的欧洲。截至2016年10月,襄阳共建立了20个国际友好城市(含友好关系城市及友好关系郡县)。这些城市广泛分布于欧洲(共六国七城)、亚洲(共三国三城)、非洲(共一国一城)、南美洲(共二国三城)和北美洲(共三国六城)。旅游交流是友好城市间交流合作的重要内容,在具体的旅游发展中可以开展友好城市之间点对点的旅游互访活动。除单纯的旅游互访外,还可以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教育、卫生、体育、环境保护和青少年交流等多方面的交流合作与人员互访。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为襄阳旅游国际化发展提供了新视野、新机遇和新空间。在“一带一路”建设这一新的时代背景下,以“一城两文化”为代表的襄阳“万里茶道”、三国文化、军事文化和汉水文化等文化旅游品牌将大放异彩。我们有理由相信缔造一个又一个传奇历史的襄阳人,一定会把握历史机遇,通过一系列内部优化、外部拓展和开放合作发展战略的实施,在不远的将来,形成国际化的“襄阳+”旅游发展大气象和大格局。(文/朱运海)

(作者系湖北文理学院副教授、休闲与旅游服务管理研究所所长)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一带一路”视野下襄阳国际化旅游研究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