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连云港市 经济社会发展评价

理论研究 《大陆桥视野》 98次浏览 0个评论

摘要:本文基于“五大发展理念”参照相关文献设置了24个指标和相关权重,以2015年为基期,采用指数方法对连云港2012-2016年“五大发展理念”方面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了测度和分析。结果表明,连云港市创新指数增长较快,2015年前协调指数逐年下降,绿色指数 2013-2016 年呈波浪式变化,开放指数方面逐年上升但2016年有所下降,共享指数方面持续上升。

关键词:五大发展理念 指标体系 评价

一、引言

“‘五大发展理念’是经过科学判断走向趋向、深入研究思考提出来的,是认识把握发展规律的科学理念,具有管全局、管根本、管方向、管长远的效能。”[1]五大发展理念蕴含着解放思想、与时俱进的思想品格,要求我们面对新的发展实践,用全新的发展理念来指导实践。“践行五大发展理念亟需加强指标体系研究”[2]为便于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学界开始了对“五大发展理念”评价指标的研究并将所开发的指标体系用于区域发展评价,本文借鉴相关文献确定“五大发展理念”相关指标和权重,确定标准值,然后以各年实际值计算指标指数,最后综合为发展指数的方式,对江苏连云港发展进行评价提出相关建议。

二、文献综述

(一)关于“五大发展理念”的文献综述

早期(2016年左右)文献主要探讨“五大发展理念”的意义。认为“五大发展理念”是“管全局、管根本、管方向、管长远,是战略性、纲领性、引领性的东西。”[3]“是目标导向与问题导向的结合、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4]“是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5]“体现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统一、发展目的与发展手段统一、自然环境与人类社会统一、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统一、发展速度与发展动力统一。”[6]“科学理念与价值理念的统一。”[7]是“对世界现代化发展规律的参考借鉴,引领中国走向未来的行动指南,”[8]也“是贯彻科学发展原则的必然要求,是对科学发展规律的深刻反映。” [9]“五大发展理念”“丰富了发展内涵,充实了发展内容,指明了发展方向,强调了发展重点,明确了发展目的,强化了发展动力。”[10]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要求、新征程”,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与发展,[11]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拓展。[12]

近年来,国内学术界逐渐将“五大发展理念”应用于教育[13]、扶贫[14]、高考[15]、少数民族建设[16]、文化建设[17]、体育[18]、乡村建设[19]、大学治理[20]、城市建设[21]、京津冀协同发展[22]、健全民族地区农村养老公共服务体系[23]、宗教工作6等方面,并陆续开发了一些评价指标。[3-12]但也有一些文章进一步分析了“五大发展理念”的理论特色,认为“美好是五大发展理念的价值评价标准 ”[24],是从生命、实践、社会性等三个方面对人的生存的促进、丰富和完善,[25]与“中国梦”的价值取向具有共向性、目标追求具有同质性、价值旨归具有统一性,[26]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具有很强的耦合性。[27]更是破解“发展异化”和“发展悖论”等全球性发展难题的“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28]为考察中国道路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29]

(二)关于“五大发展理念”评价指标的文献综述

国外关于区域发展评价指标的研究主要在发展的可持续性评价上,包括皮尔斯和阿特金森(1992)提出的弱可持续性指数([国家储蓄-人造资本和自然资本的折旧]/国民收入)和强可持续性指数(自然资本的变化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1991)提出的预期寿命、教育成就、生活标准、环境破坏和居民自由程度综合而成的人文发展指数(HDI),世界银行(WB,1995)提出的国家人均资本(人均人力资本、人造资本、自然资本、关系资本之和),英国(1999)提出了包括社会进步、有效的环境保护、资源分类使用、经济高速持续发展的“生活质量评估”,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B)和世界经济论坛(WEF)开发的包括有效、协调、创新、持续、分享、稳定等指标在内的发展质量综合评价等。[30]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树立五大发展理念,是新一轮发展的‘指挥棒’,”[31]学界开启了“五大发展理念”评价指标的研究。杨新洪(2017)借助于综合评价法,通过总指数和分项指数的方式来研究深圳在推进和实施“五大发展理念”过程中的年度整体表现与分项表现。[32]周志鹏(2016)通过构建山东省“五大发展理念”的评价体系和使用探索性空间分析方法,分析山东各城市发展现状和空间发展特征。[33]周志鹏(2016)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导,拟定6大类,20项指标评价山东潍坊市的发展水平。[34]杜洪策、路鑫、邱昭睿(2017)构建了包括5个一级指标、14个二级指标、45个三级指标的滨海新区“五大发展理念”统计评价指标,同时利用层次分析法赋权,确定45个三级指标2020年的目标值并对2015年滨海新区“五大发展理念”实现程度进行测算。[35]田光辉等(2018)将“五大发展理念”作为复杂系统,采用模糊综合判别法、系统协调度和聚类分析对河南省区域发展状态进行评价。[36]刘思宇(2018)从“五大发展理念”的视角,构建了包含12个一级指标和31个二级指标的皖江城市带经济社会发展评价指标体系。[37]丁雪等(2016)基于“五大发展理念”,使用2011-2014年省级面板数据,运用因子分析方法和最大序差法对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竞争力进行分析和评价。[38]詹新宇等(2016)利用主成分分析方法,对2000-2014年间中国各省份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进行了估算。[39]

三、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经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构

本文借鉴杨新洪(2017)的指标体系,剔除不符合连云港市情况的指标,参照连云港“十三五规划”纲要、党代会报告、政府工作报告,新增了一些其他与连云港市发展相关的指标,将指标体系定位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5个点24个指标,权重的确定参照杨新洪(2017)权重确定方法,除了创新指标赋予高权重以外,其他指标的权重相同。即创新权数设定成24%,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权数都设定成19%;每个具体指标也参照杨新洪(2017)权重确定方法,结合连云港实际去掉一些指标然后重新确定权重。为了能够直观的体现和观察连云港市“十三五”规划的具体实现状况,使用2015年(也即“十三五”规划的基期年份)指标的实际完成数值当做标准数值。指标体系确定如表1。

四、数据来源和“五大发展理念”指数测算

本文数据来源于各年《连云港统计年鉴》及连云港发改委等行政部门。少数几个在这5年之间因为统计口径的变动或是因为非经济原因的干扰而出现较大幅度变动的指标采取平滑处理的办法;少数几个数据没有相应的指标,采用上一年或者下一年的相应数据作为替换,例如2012年PM2.5年平均浓度暂时采用2013年的相应数据作为替换。

指标计算采用采取综合评价法,利用总指数与分项指数的方式来反映“五大发展理念”的整体变动状况和每个部分的变动状况,并以此为基础来研究连云港市在推进和实行“五大发展理念”过程中的年度整体表现和各分项的表现。利用各个指标本年度的数值比上基期年份的标准值(逆向型指标的本年度数值与上一年度的数值都采取倒数)然后再乘以各自的权数进行加总即得到定基总指数。之后利用本年度的定基总指数比上上一年的定基指数再乘以100%即得到年度变化评价总指数。具体的计算公式如图1所示。

图1所示中DI指的是总指数,体现了连云港市在贯彻和推进“五大发展理念”过程中的整体变动情况;DI1指的是由所有的24项指标一起构成的报告期总指数;DI0指的是由所有的24 项指标一起构成的基期总指数;A指的是各项指标在其报告期的实际数值,B指的是基期年份的标准数值,Q指的是各项指标被赋予的权数;1/A、1/B指的是逆向性指标。本篇文章的指标体系当中的逆向指标主要有产业和就业结构偏离程度、每万元生产总值的能源消耗数量、每万元生产总值的水资源消耗数量、每万元生产总值的CO2释放量、每万元生产总值的排污量、PM2.5的年平均浓度、城镇登记失业率以及亿元生产总值安全事故的死亡人数等。

使用2012—2016年连云港数据,将 2015年数据设置为基准期,并将实际值当做标准值带入计算。2012至2016这几年间连云港市“五大发展理念”定基指数最终计算数据可以参见表2。

注:定基总指数以各项指标当年数值除以基期标准数值(逆向型指标的当年数值和上年数值均采用倒数形式)再乘以权重加总得到。

利用定基发展总指数以及分项指数,能够算出2012至2016这几年间连云港市“五大发展理念”的年度变动总指数和分项指数,具体数据可以参见下面的表3。

五、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连云港市经济社会发展评价

最终数据表明,2014 年是一个转折点,2014 年之前是下降趋势,2014 年下降比较明显,下降了 26.6%。之后都逐年增长,分别比上年增长是 5.2%、22.7%,表明连云港市在逐渐的加大和加深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强度和深度,在高效率、可持续、高质量、公平公正发展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创新指数2013-2014年增长较快,增加了41.2%,其中分项指标中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增加最多,增加了39家。其他指标都稳定增长。2015年环比上升17.2%,但对比2014年 PCT国际专利申请量有所下降,下降了 2个点。2016 年增长最快,环比增加了43.9%,其中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从 3.67件增长至8件,PCT 国际专利申请量有55件增长到72件。

2015年前,协调指数逐年下降,但是2016 年相较于2015 年增长了7个百分点,关键的几个影响因素有:第三产业占比逐渐减少,全市轻工业实现总产值占比增速较快,全市重工业实现总产值占比相对偏低,民间投资占比增加比例最高,接待入境过夜旅游者收入增速较低。

绿色指数 2013-2016年呈现波浪式变化,2015 年指标较低是因为2015年作为基准年。2016年指标呈现上升趋势是因为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增加了5.1%,其他指标都有所增加。

开放指数方面,2015比2014 提升了36.2个百分点,这与连云港市民营企业出口比重不断提升,一般贸易出口额比重不断增加,境外游客占游客比重不断增长有关。但是,2016年有所下降,因为民营企业出口占我市出口比重、一般贸易出口额占全市出口总额比重、境外游客占旅游游客比重这几个指标都有所下降。

共享指数方面逐年上升,尤其是2016比2015 提升63个百分点,近几年连云港市把惠民工作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为居民提供了更多的公共产品与服务,力争早日完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任务。

六、贡献与不足

本文采用指数法,基于“五大发展理念”借鉴相关文献和数据的可获得性选取了24个指标对连云港市2012-2016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了测度和评价,分析了连云港发展中存在的短板,为连云港市改进工作提出了重点和方向。根据中国知网上的数据,这是首篇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标准对连云港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测度与评价的文章,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具有一定的启发性。但所选指标较少,权重的确定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尽管这种主观性通过指数方式消除了很多),而且缺乏横向比较,指出的问题也是自身比较得出来的,对于追赶其他发展地市缺乏有力的建议,这些都是需要在今后的研究中需要改进的地方。(文 / 商思争 朱梦吉)

(作者简介:商思争,管理学博士,淮海工学院商学院会计系主任.研究方向为会计基础理论、风险导向审计理论、资源环境会计与审计。)

【参考文献】

[1]任理轩.人民日报: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EB/OL].人民网/2015/1104/c1003-27773459.html 2015年11月04日03:20 .
[2]杨枝煌.践行五大发展理念亟需加强指标体系研究[N].中国县域经济报,2016-04-28(003).
[3]刘云山.牢固树立和自觉践行五大发展理念[J].党建,2015(12):8-11.
[4] 陈金龙.五大发展理念的多维审视[J].思想理论教育,2016(1):4-8.
[5]胡鞍钢,任皓,鲁钰锋,周绍杰.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基于五大发展理念视角[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5): 62-73+194.
[6]谷亚光,谷牧青.论“五大发展理念”的思想创新、理论内涵与贯彻重点[J].经济问题,2016(3).1-6.
[7]唐任伍.五大发展理念塑造未来中国[J].红旗文稿,2016(1):14-17.
[8]成龙.“五大发展理念”精神实质探析[J].科学社会主义,2016(1):4-8.
[9]张新.五大发展理念是党对科学发展原则和规律的新认识[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6(1):62-66.
[10]韩振峰.五大发展理念是中国共产党发展理论的重大升华[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6(1):67-70.
[11]熊晓琳,王丹.五大发展理念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6(1):71-74+2.
[12]易淼,任毅.五大发展理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拓展[J].财经科学,2016(4): 50-57.
[13]林杰,刘国瑞.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研究[J].现代教育管理,2018(7):8-14.
[14]卢文超.五大发展理念与民族地区扶贫实践契合性研究[J].贵州民族研究,2017(12):28-32.
[15]程斯辉.用“五大发展理念”引领高考可持续发展[J].复旦教育论坛,2017(6):20-25.
[16]龙丽波.“五大发展理念”的顶层设计与现实关照——兼论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发展[J].广西社会科学,2017(10):43-48.
[17]周明星.“五大发展理念”视阈下文化建设的思考[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7(6):126-130.
[18]杨海航.五大发展理念视野下西藏体育发展研究[J].西藏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5):157-162.
[19]黄娟.五大发展理念:美丽乡村建设的根本指导思想[J].求实,2016(12):78-86.
[20]王金平.用五大发展理念引领大学治理现代化[J].中国高等教育,2016(21): 19-21.
[21]黄国灿,何燕.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厦门城市发展建设研究[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S1):74-77.
[22]陈昌智.全面贯彻五大发展理念 深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J].经济与管理,2016(1):1-2.
[23]严丹.以五大发展理念为指针健全民族地区农村养老公共服务体系[J].理论与改革,2016(6):171-176.
[24]张全胜.人民美好生活:五大发展理念的价值追求[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8(4):14-19.
[25]鲁芳.五大发展理念的生存论根基[J].理论学刊,2017(6):12-18.
[26]周明星.“五大发展理念”与“中国梦”内在联系探究[J].新疆社会科学,2018(2):16-22.
[27]刘成军,王宇飞.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五大发展理念”的耦合性探析[J].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5):1-7.
[28]袁祖社.五大发展理念”与人类生存方式的根本变革——人类“发展悖论”和“发展异化”难题之时代性破解[J].社会科学辑刊,2018(3):11-16.
[29]李红松.五大发展理念视域下中国道路的多维考察[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6(12):14-19.
[30]何伟.中国区域经济发展质量综合评价[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3(4):49-56.
[31]熊绮芬.五大发展理念与宗教工作[J].中国宗教,2016(3):62-63.
[32]杨新洪.“五大发展理念”统计评价指标体系构建——以深圳市为例[J].调研世界,2017(07):3-7.
[33]周志鹏.山东省“五大发展理念”评价研究[J].中国经贸导刊,2016(20):14-15.
[34]周志鹏.基于山东“五大发展理念”指标评价下的潍坊发展分析[J].潍坊学院学报,2016,16(05):9-11.
[35]杜洪策,路鑫,邱昭睿.滨海新区五大发展理念统计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天津经济,2017(03):8-15.
[36]田光辉,赵宏波,苗长虹.基于五大发展理念视角的河南省区域发展状态评价[J]. 经济经纬,2018(1):22-28.
[37]刘思宇.皖江城市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视角[J].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8(7):212-213.
[38]丁雪,胡玉成.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中国省域竞争力综合评价[J].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 2016(4):149-154.
[39]詹新宇,崔培培.中国省际经济增长质量的测度与评价——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实证分析[J].财政研究,2016(8):40-53+39.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基于“五大发展理念”的连云港市 经济社会发展评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