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物流枢纽将会是未来财富聚集点

丝路文库 《大陆桥视野》 72次浏览 0个评论

一、土地是城市发展的主战场,是物流枢纽经济腾飞的助推器

古今中外,人类对财富的终极占有,无不反映在对土地的追求甚至是无止境地追求,人类对财富的终极表现是对土地占有后的终极形式,莫不以对土地占有和占有后的展示形态暗示着经济力量和文化力量的强大与存在。

笔者在2013年1月出版的《中华驿站与现代物流》书和2014年11月出版的《物流地产》书中均有阐述。正如所有土地都因其一定存量而形成土地稀缺而价值上升,亦以其稀缺的原生资源,成为经济发展的独特资源。

俗话说,土地是城市发展的主战场,自然是物流枢纽经济经济腾飞的助推器,更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命根子。

国家物流枢纽城市与改革开放后陆续发展的各类开发区、产业园区、物流园区等一样都是通过开发建设,以“园”“区”和“中心”的形态暗示着经济的强大存在或拥有特属性的地产资源。

这种通过布局和规划建设出来的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基础设施的体量都比较大,配套设施齐全,知识密集、技术密集、资金密集。为区域、国家和园际提供专属服务,正如李克强总理强调是“提高国家综合竞争力的大事!”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其经济与资源重要性不言而喻。

岁月静静地流过,土地在耕耘中生机勃勃。几分欣慰,几分感慨。体验到了产业发展的奇迹,也看到创富精英们寻得一方土地后拥有的荣耀。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人民生活改变,这一切都离不开土地的贡献,接下来人们期待国家物流枢纽城市为社会作出奉献。

二、中华驿道和中华驿站给当今物流枢纽建设之联系与借鉴

从古代的中华驿道和中华驿站、邮驿,到现今现代化的邮政、快递、物流,大通道建设是物资运输的根本。从古时驿道的“车同轨”,到如今的省道、国道、高等级公路、高速公路铁路、动车、高铁等更加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好比是物畅其流输送的“血管”,从中其形态,远古时期驿道和驿站担当了的物流作用。

对中华驿站和驿道交通及其作用进行过梳理,从物流、交通、历史、地理、社会变迁等角度看到了中华驿站及其驿道上的物流形态和物流思想,又从动态角度看到了中华驿站在驿道沿线地域积淀着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驿站文化、丝路文化、物流文化。

驿站和驿道对商品市场一体分布格局等的出现产生重要影响,中华驿站和驿道对地区的“国家化”及城镇格局、市场格局及功能形成带来的重要影响。千百年过去了,在当初强烈的国家意志下开辟的维系统治集权地与边陲或边疆之间命脉的古丝绸之路的“驿站”,一系列重大社会变革,无一不与中华驿站和驿道有着密切的关系。

回溯古丝绸之路历史,我们看到,中华驿站和古驿道及其沿线及周边地域,不仅留下了厚重而多样的文化积淀及景观,至今,还时隐时现地显露出它的神秘魅力。对我们了解物流过程、物流文化、国家化过程、商品流动以及当今“一带一路”建设的交融与互动等都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

看看“驿站”原本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基本上详细解释是古时供传递文书、官员来往及运输等中途暂息、住宿的地方,或旅店以及商品交换集聚的地方。古驿站在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古代贸易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是世界历史上物流组织的成功典范,古驿站担当了中华文明的传承的历史角色。

古代人发明“驿站”一词,现代人演绎中国古典“驿站”。驿站与当今的邮政系统、高速公路的服务区、货物中转站、物流中心等等,是否有异曲同工之美。现代邮政局、道路、物流、物流园区、商贸、商品市场、快递都与“驿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驿站”充满既神秘又神奇的色彩,这充分说明其的魅力和影响力,提供给我国物流枢纽发展一些联系与借鉴,“国家物流枢纽城市规划启动建设”极其重要,是追求充分发挥国家物流枢纽辐射广、成本低、效率高的优势,带动区域农业、制造、商贸等产业集聚发展,打造形成各种要素大聚集、大流通、大交易的枢纽经济。

三、2019-2025年是物流枢纽建设大爆发阶段,2019将是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开启元年

物流枢纽是集中实现货物集散、存储、分拨、转运等多种功能的物流设施群和物流活动组织中心。近年来,一些地区自发建设形成一批物流中心或市场,促进了物流资源集聚,为提高物流运行效率、推动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笔者有三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2019-2025年是物流与供应链枢纽建设大爆发阶段”;第二个观点是“2019将是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开启发力元年;”第三个观点是“物流枢纽城市的建设将会是未来财富聚集点。”

2018年12月21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结合“十纵十横”交通运输通道和国内物流大通道基本格局,选择127个作为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规划建设212个国家物流枢纽,到2025年布局建设15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推动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下降至12%左右;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

国家物流枢纽城市作为国家骨干物流大通道,全国性交通物流枢纽沟通内外的物流运作节点重要城市,是最有效率的链式服务体系。物流枢纽服务和国际物流大通道是相互作用涉及两个基本过程:同化和顺应,基础设施强调物流服务过程中的关键与发力支撑作用,基础设施建设对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形成和发展也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规划》颁布,城市进入物流枢纽分全国性和区域性,综合性或交通指向,城市区间融合搭配更有利于区域资源利用与相互形成战略促进。

显然,反映了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对各地有条件城市的未来意义非常重大,国家物流枢纽城市是一张国家级名片,也是有条件城市提升区域影响力和国家战略地位的牌子。极大地拓宽了城市的发展空间,放大城市的地位。

物流服务功能放大在与布局为枢纽的周围环境相互作用,逐步建构承载枢纽的城市,城市更加重视建立于主动探索生成和发展,物流枢纽服务形成被看作是持续生成转化与其意义不断建构与提升。

《规划》为各地城市提供了新一轮发展机遇,各地政府开始忙碌起来,在未来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必然是重点区域,可以判断,2019-2025年是物流枢纽建设大爆发阶段,自然,“2019将是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开启元年”。客观讲,这两个观点是成立的。

四、国家物流枢纽将会是未来财富聚集点,也将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规划》推动构建国家骨干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发挥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支持保障作用,是集战略性、研究性和政策性于一体,着重解决国家级物流枢纽内涵与定位、投资必要性及在其中的作用,以及创新基础设施运营模式等问题,为当前我国物流产业转型升级探寻新路径,为产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提供有力支撑。

中国物流经历洗礼,迎来国家物流枢纽城市的新时代。面对一系列变革,必需进行创新,寻找并构建价值链,形成一个繁荣城市的新兴产业。物流向枢纽转移在实际过程中的一系列价值活动,通过对价值链上各环节价值活动的分析,归纳提炼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必需具备的核心能力,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在价值链中扮演角色是在不断培育自己的独特能力,培育长期的竞争优势。

《规划》还提到了要加强新技术、新装备创新应用,发展物流新业态新模式,建设特色鲜明的枢纽经济。例如鼓励有条件的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全自动化码头、“无人场站”、智能化仓储等现代物流设施。推广电子化单证,加强自动化控制、决策支持等管理技术以及场内无人驾驶智能卡车、自动导引车、智能穿梭车、智能机器人、无人机等装备及新兴产业集聚在国家物流枢纽内的应用。

《规划》刚出,市场看似波澜不惊,其实随之而来的资本已在暗自擦枪磨刀侍机进入较量,进入2019年将正式拉开国家物流枢纽城市规划启动建设,资本随之增量而日益升温,自然会出现资本热捧与国家和地方物流政策等相关红利。

受调控政策影响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路越走越窄时,一大批正在急于转型的地产商和房开发商来说,这将是转型的时机又有很大挑战性,房地产巨头们开始把目光聚焦在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建设这一领域。

随着国内外资本和各业疯狂追捧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建设,“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建设的投资和政策环境,无论是城市政策还是国家政策优于其他物业种类,成为投资开发商和资本最为青睐之宝地,“国家物流枢纽将会是未来财富聚集点”,也将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五、国家物流枢纽建设运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8年11月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上审议《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决定部署推进物流枢纽布局建设,促进提高国民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率。“物流枢纽布局建设要更大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李克强总理在会上强调:“要鼓励包括民企、外企在内的社会资本参与物流枢纽建设运营。”

当天会议部署推进物流枢纽布局建设,促进提高国民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率。李克强总理说:“物流枢纽布局建设要分开来看,从国家提供公共产品的角度讲,就是要进一步加大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在空间布局上加以统筹;而从市场培育角度讲,就是要更加倚重市场的自身作用,不能被人为的规划和布局框死。”

当天会议决定,整合优化现有物流园区、货运场站等设施,提高集约利用和信息共享水平,统筹补齐物流枢纽设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物流软硬件短板。支持物流枢纽运营主体通过发债、上市等融资。

李克强要求:“加快推进物流枢纽布局建设必须要有明确的目标,就是确保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明显降低。”李克强强调:“必须加快物流领域‘放管服’改革,打破阻碍货畅其流的制度藩篱,坚决消除乱收费、乱设卡等推高物流费用的‘痼疾’。”

会议指出,要瞄准国际先进水平,多措并举发展“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体系,确保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明显降低,提高经济运行效率,促进高质量发展。李克强说“近年来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率虽有所降低,但依然有不小的下降空间。

必须进一步加大力度促进物流降本增效,这是激发市场活力、提高国家综合竞争力的大事。”当天会议决定:要以区位和产业条件较好、辐射能力较强的城市为载体,布局建设一批重点物流枢纽。

六、国家物流枢纽城市本质是体现物流枢纽经济价值增值效应

现代物流价值链是由一系列相互联系的创造价值活动构成,这些活动分布于现代物流各个阶段;创新中裂变首先由产业分工引起,随着分工不断地向纵深发展。
国家物流枢纽城市的开发整合,政府、社会、利益相关者以及其他组织等国际和国内两大市场资源,建设物流枢纽基础设施,提供国际和国内两大市场广泛使用,提供各项专业服务的实现价值和创造价值过程,产业价值链也随着逐步裂变和不断延伸。产业价值链形成的基本动力在于创造产业价值最大化,其本质是体现物流枢纽经济价值增值效应。

国家物流枢纽城市正是通过关注并满足已经变化了产业链、供应链的需求,开拓了新的需求链,实现了物流向枢纽转移并将价值链的延伸。

国家物流枢纽城市建设与运营在价值链中的研发能力或投资高于房地产开发商的能力和动力,从长远价值链去探索,国家物流枢纽城市价值链长于或大于城市一般房地产。

加大投资和金融支持力度。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利用现有渠道积极支持枢纽相关设施建设。研究设立国家物流枢纽中央预算内投资专项,重点支持国家物流枢纽铁路专用线、多式联运转运设施、公共信息平台、军民合用物流设施以及内部道路等公益性较强的基础设施建设,适当提高中西部地区枢纽资金支持比例。

中央财政投资支持的国家物流枢纽项目需签订承诺书,如改变项目土地的物流用途等,须连本带息退还中央财政资金。引导商业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条件下,积极支持国家物流枢纽设施建设。

支持符合条件的国家物流枢纽运营主体通过发行公司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企业债券和上市等多种方式拓宽融资渠道。按照市场化运作原则,支持大型物流企业或金融机构等设立物流产业发展投资基金,鼓励包括民企、外企在内的各类社会资本共同参与国家物流枢纽规划建设和运营。

不同的定位和功能的物流枢纽参与的价值活动中,并不是每个环节都创造价值,只有某些特定的价值活动才真正创造价值,这些真正创造价值的经营活动,就是价值链上的战略环节。保持的竞争优势,实际上就是在价值链某些特定的战略环节上的优势。

这也就意味着,物流枢纽需特别关注和培养在价值链的战略环节上获得重要的核心能力,以形成和巩固企业在行业内的竞争优势。就是致力于物流集约化、规模化、信息化以及物联网的研究和实践,优化物流服务流程和模式创新,将需求链和供应链进行完美结合,全面提升价值链。同时,拓展并有力地保障物流枢纽的最大化发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文 / 李芏巍)

(作者简介:李芏巍,中国城市发展战略与产业园区策划、规划专家。)


大陆桥视野杂志社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禁止刊登、 转载! 国家物流枢纽将会是未来财富聚集点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